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春秋雅叙 > 品一壶岁月的沧桑

品一壶岁月的沧桑

1385014968 新闻作者:admin 浏览次数:

水仙;属半乔木,树冠高大叶宽而厚、老枞水仙是指树龄在三十年以上的水仙茶,也是武夷岩茶中的当家茶。成茶外形肥壮紧结有宝光色,冲泡后不仅有独特的木质香,青苔味,亦蕴藏着幽幽的兰花香。汤色深橙耐冲泡,叶底黄亮朱砂边显,熟茶叶底颜色乌黑。中等火功的老枞更是养胃的好茶。

在 潮湿的雨季,寻一处幽静之地泡一壶“老枞水仙”,读书,品茗,听雨。在幽香气中体会一种清心,一种静寂。琥珀色的茶汤清澈透亮,入口厚重却又如丝绸般的柔 软。一品是淡淡的焦糖香,甘活,再品焦糖香稍次木质香渐显,间或带着淡淡青苔的味道。每冲泡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,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,去欣赏她各个层次的 美。那种幽香在舌尖舞蹈,荡气回肠。炎炎的夏日里用大号的玻璃杯冲上一杯淡淡的水仙茶。看着条索状的茶叶在开水里上下翻滚,几经沉浮茶叶在杯中渐次舒展开 来。那香气虽是飘逸却不张扬,虽然长在深山却不乏大家闺秀的高贵典雅。

 

    娘家在黄岗山毗邻的原始森林公园,距武夷山度假区仅20公里。其中核心区面积2785公顷,负氧离子含量极高。是武夷岩茶的优质产区,我们通常称这里产的茶为“高山云雾茶”,这里生长的水仙历经数十个年的风霜雪雨,得以云雾多情的眷顾,在日照较短的山谷,有些老枞水仙的枝杆上已是布满了青苔,此时她更像是一位历练沧桑却不失优雅的老妇人。

我 家先生在十七八岁就已经在从事茶叶的生产和制作。所以,他对茶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。他对“老枞水仙”的制作特别有感觉,这些年,好多人是慕名到我的店里来 寻“老枞水仙”。做茶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,每泡茶都需要十几个小时,俗称做青。做青:是岩茶制作过程中的特有的工序,是形成其"三红七绿", 绿叶红镶边独特风格和色、香、味俱全的重要环节。从萎凋到摇青,发酵,恢复弹性,时而摇动,时而静放,动静结合,反复相互交替。做青的方法是以品种、萎凋 程度和当时温湿度变化以及后续工序的要求而采取适当措施,俗称“看青做青”、“看天做青”,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说有标准化的做法,只有凭经验来完成这些程 序。有时半个月下来先生都没有睡个完整的觉。一个春茶下山,他的体重至少要减轻五斤。天道酬勤,爱茶之人,茶爱亦人。每每总是能制出好茶回报给先生,制完 茶的次日清晨,先生总是风尘朴朴地从乡下带回好几袋茶。不急着梳洗却是先烧上一壶开水,泡上刚带回来的好茶与我一起分享。

 这时,无需任何赞美的语言,只要一个眼神的传递就可以意会他的幸福。我和先生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几年。这些年我们先后做了五六种行业,直到注册了春秋岩茶有限公司我们才停下了那颗漂浮的心。品茶如品人生,只有经过清涩,苦难和人生的沉浮,才能到达清香,甘甜和那独有的醇厚。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其中滋味的。茶,她的香只有属于能够沉静下来的人。当朋友告诉我她香港的亲戚,喜欢喝我家的“老枞水仙”时,那是我和先生共同的幸福。只是,那一方的水不知能否泡出和我这壶中一般的滋味的茶?

茶如人生;在苦难煎熬的岁月里,在动与静反复的交替中,需要一些温度和湿度,还有边缘之间的碰撞,一次心灵的杀青。也许,一盆碳火就能慢慢地炖去心灵的苦涩。于静寂中到达甘甜,到达美的高度。

行业新闻